博宝艺术家>艺术家大全>国画家>薛云祥官方网站

薛云祥首页
新闻
水墨杂谈——本文刊载于2006年第4卷《国画大家》

水墨杂谈——本文刊载于2006年第4卷《国画大家》

2014-08-02 20:21:17来源:艺术家作者:薛云祥

 

杂谈(之一)
    常常被世人关注的画家,多以“样式”吸引观者,作品均以“样式”的个性特点注册群体中,风格和样式是画家所追求综合反映的图解,样式是画家使用个性的主观细微的图形元素进行编排和组合的图解模式。画面的黑白,笔墨等因素,在运行实施中受到心境的控制后所呈现的整体反照,黑与白、浓与淡、干与湿,诸多对立因素,是理性划分样式原创的分子,画家制控于这些细小的因素,在游离中碰撞反映,并提示于众人的共识和遐想的梦幻神界中。在技与艺衍生过程中,风格寄托的是认同,掌控及培养,常常在画面所呈现各异的样式是暂短的流光,浮浅地表达着传播各类表面种种样式,势必在演化的过程中难以摆脱平庸的呈现。样式在描绘事物和再现其事物时常会意外地跃上画面。这是它的偶然性,同时它也伴随着新鲜的稚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作品不断的演化,样式的前程命运伸向两极,前者如能理性化,发现规律而形成风格,后者如不主动培育,不使其样式完善,就不能导入其精神内核与表面形态进入互渗相融的统一。

杂谈(之二)
    水墨的浓淡,墨与水的互渗反映,它决定着画家用笔的方式,技法的运用和表达源于画家的喜好,修养与习惯的养成。黑与白所呈现的图式,无论是有机形态,还是几何图形,都是直接影响画面的格局和形态设置,由于水墨的布局与笔墨的局部形态属性左右着画面所表现的内容和表达的精神需求是相一致的,画面的一丝一毫,一个墨团,一条线及散落在空间的零星碎点,都可暗示表现图式的演变符号和化解内容的极小因素。
   水墨在纸上的痕迹为黑,其外则是白。黑与白是依存的共生,共享承担着画面叙事和述说内在精神和表达状态的固有,白形是黑形的补充和反衬,由于形式上的黑白关系与画面所表现的内容以及审美导入,无疑是设定笔墨的异样形态和个性技法,也是诠释着画家心境和状态的表述,无论是骨法用笔,还是没骨法用墨,画面的图式都是这些具体单元的技法元素延展和登场秩序的缘故,解构与拼接的手段是实现画家的主观取向和精神的畅游,图式的构成关系,与画家的心境状态一次次地突破着固有的模式并尝试未知的可能。新图式的出现是我们的关注视点,画面的章法和黑白的分布形成新格局能激活引导创作的灵感和新技法的选择、判断、重组等。理性思考方式是改变画面的个性因素向新的表达方式择取的重要手段。

杂谈(之三)
    变形是绘画的阶段的阶段性的特定感情的要求。一个客观形态与我们需求的变形之间的认同和区分,是个人对绘画的理解及个性的表达所决定的。变形的发端是对客观原型的认识转变和理解的升华所导致的,变幻的新形态是源于个性的理解,并将其认识赋予这个新形。新形的变化程度是和生活原形及画家的理解形态密不可分的。随着画家的趣味和认识的发展及客观的形态的变化,新的形态注定不是一个固定的模式和一成不变的风格。对形的认识和理解是一个画家在一生中的不断体验和时下状态的图解和注释。选择变形,首先要先找到感受及理解和原始的发想来判明个人的所思,所求,并通过图式和变形的手段来表达画家自身对图式的同构,意象形态在原形基础上孕育着向变形原素发展和脱离于原貌,画家是用个人心智和精神需求去控制变形的程度及变换的尺度,只有符合和满足画家的潜意识的同时,才有可能得到培养和促进其发展。只有达到这样的生存环境,新形才能不断变化,并能够保持着新的基因介入,不断寻找和适应新的生存状态,新形的生命力是通过自己的变换获得充足的养分及培育者的精心呵护下成长和完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