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艺术家>艺术家大全>国画家>李江官方网站

李江首页
新闻
从写实到写意 ——李江的画 赵炎

从写实到写意 ——李江的画 赵炎

2015-11-09 15:43:44来源:艺术家作者:李江

从写实到写意

——李江的画

 

赵炎

 

中国画的人物画创作是需要经过长久的训练和艰苦的探索才能够有所成的一个创作门类,对于目前国画人物画的教学和创作而言,大致存在着两大传统,一个是古代文人画进入近代学堂后所承袭的以临摹为基础的学习传统,另一个是近代才出现的建立在西式造型基础训练上的写生传统,这两者,共同构成了当前美术学院的中国画人物画教学的大致方式。

李江的画非常典型地呈现出了中国画在人物画教学方面的这两大传统,但他首先是从扎实的造型基础出发来创作人物画的。作于2011、2012、2013年的一批作品是李江以写实手法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显示出非常明显的学院痕迹,是那种经过扎实的人物造型基础训练之后创作出来的作品,看得出,不少作品属于主题性创作,人物造型大多来源于写生,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现实主义的诉求,总的来说,这些作品属于艺术家对于现实的关照,是以笔墨写眼中之景。

从2013年开始,李江的创作方向开始发生了比较大的转向,创作了不少带有传统文人画意趣的小写意人物,比如:《秋风醉》(2013年)、《柳荫树下好读书》(2014年)、《澄怀观道》系列(2014年)等等,这一转变表明,艺术家开始将创作的重点从写实转向写意,从写眼中之景转向写胸中之意。李江的这一转向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中国的文人画创作有着极为丰厚的传统,尤其是带有写意倾向的创作传统是很强大的,需要艺术家经过长时间的临摹训练才能具备一定的笔墨功力和把控笔墨关系的能力,这对于一般的刚刚从美术学院走出来的青年艺术家而言是很大的挑战。但是,从作品本身来看,李江的这种转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困难,这一方面得益于艺术家扎实的造型基础,因为扎实的造型基础对于用笔的手感和以线造型的把控能力有着极大的益处;而另一方面也在于艺术家所受的专业训练和严谨的艺术钻研态度。李江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时所受的专业训练是“写生作品化”的方式,这种训练方式强调:在日常写生训练造型、结构的同时,也加强和注重笔墨语言本身的训练,最终实现笔墨与造型相得益彰的效果,使日常训练的作品也能够成为一件相对完整的作品。可以说,正是这样的训练,使得李江能够同时做到对笔墨和造型的把控,让他在笔墨语言的转化上来去自如。

当然,除了技术问题,我更愿意将李江的这种转向理解为一种率意而为,把风格的转变看作是艺术家真正开始自由地追逐心中之意趣的一种表征。从写实到写意虽然仅仅是对不同创作手法的一个粗略概括,但其中却包含着十分复杂的变化,这不仅仅是创作方式的变化,更是心境、情境和审美趣味变化的体现。李江在作品中所表现的那些以田园、秋风、对弈、读书、观道与悟道等为主题的意象,所有这些其实都具有值得玩味的象征意义。一方面,这些都属于传统文人画中十分常见的意象,表达的是文人雅士、诗词歌赋、乐享田园之美的情景;但另一方面,在当代社会,这些又是日常经验中极为陌生的意象,它们来自于一整套逐渐远去的审美传统,同时也是一种难以归复的现实渴望。对于李江而言,这些图像显然不是来自于当代社会的生活经验,而是出自传统文人画所积累的视觉资源,艺术家通过大量的临摹而习得图像的构成方式,但是在描绘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了个人的痕迹,这些痕迹固然包括他在以笔墨表现人物时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扎实的造型基础这些方面,但更为重要的是,传统视觉图像和审美意趣的当代重构意味着艺术家更为个性化的艺术诉求:其一,越是当代所缺失的东西,往往越会在不经意间强化出来,当代社会的快节奏工作方式和喧闹的环境使得日常的城市生活变得十分枯燥和乏味,而田园意趣的表现恰好弥补了这一现实缺憾,成为了精神的寄托和心灵得以休憩的港湾,这一点与时代无碍,是古今贯之的精神诉求;其二,李江的转向有着明确的方向——与传统哲学、诗词歌赋等等相联系的文人审美意趣,虽然这些内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是传统的回归,但对于艺术家而言,看似传统的图像却成为了个人艺术理想的一个象征,通过直接面对一个更为强大的历史和传统,艺术家表达了他对于艺术探索的决心和勇气,这里是他实现艺术之梦所必定要攀登的一座高峰。

应该说,李江的画依然处在不断转型和探索的过程中,无论是笔墨还是题材,他都在努力摸索着一条具有个人面貌的道路,在写实与写意之间的切换既是他才华的彰显也是勇气的体现,这些都是一个艺术家在艺术道路上能够不断前进所需要的最为珍贵的财富。

 

2015年9月30日于中央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