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艺术家>艺术家大全>国画家>黄煦然官方网站

黄煦然首页
新闻
君子美人共长生 文/疏约

君子美人共长生 文/疏约

2015-06-16 10:08:09来源:艺术家作者:博宝艺术网

     江渚青烟一样的色,妙僧红衣一样的型,大约可以形容煦然的画。形是姿,容是态,都是外貌协会的,绘画中外貌协会的群体就更多了,风一样的裳,兰一样的佩,云水一般的骨肉,娥黛一样的眉目……总之,要香有香,要艳有艳,香艳中居然还很端庄,是陈思王赋中的归纳,及之后画师们的丹青塑就,构成了一种关于美人图的文化系统,当然有着沉着内敛的东方精神,一直美好。如果曾经的文明没有分崩离析的话,审美变化过于微妙与缓慢,一辈子是来不及有多大变化的。

 

     可惜文明也会加速度,加速度之后其实早就没有“传统”这个词了。关于“传”缺乏秩序感,关于“统”缺乏归一感,当代所有关于传统的认知约等于习惯,习惯的什么派别,习惯的文房工具,习惯的视觉经验,习惯的东方精神等等……是一种“已成之见”的熟悉度,并且迅速滥觞。滥觞在文化形态上就会呈现近亲繁殖,高密度的开枝散叶,美其名曰发扬“传统”,但本质却是在破坏“传统”。警惕者其实也一直有,类似黄宾虹先生,不过大音希声,根本阻止不了文明加速度之后的俗世流。

 

     自然也有人逆向俗世流,煦然也是一个成员,之所以叫成员而不是旗帜,因为她没有任何旗帜性。她既不是旗帜性的人物,也没有旗帜性的作品,更没有旗帜性的思维概念,她更多时候只是在用她的绘画成就孤芳。“孤芳”倒是真正的”传统“精神,不仅离群,而且冷淡独见,有个体精神的确立。而矛盾在于她又不想彻底得孤芳,绘画上,情感上,家庭、社会性上,亦想有尘世间的圆满。

 

     美即敏捷这话适合煦然。她的笔触就是敏捷的,草垛,山丘,峡道,杂草一下笔就能把风物勾勒出地方性,季节感以及诸多特性,感受度就像水温之于人体,以至她如何下笔都是老练的,理所当然的,一瞬即念。这种能力用在比赛,是没有什么悬念的,而用在艺术中,标准的艺术是手稿,是摹本,是佚名者……,如同两汉之前的画师,玉器师,青铜师等等等等,都是艺成而下不愿留名的旷世高手。中国文化是子部经部的思想史,与古希腊文化完全的殊途,敏捷的美学更接近剑客。

 

     虽然煦然不是剑客,但她无疑很赤胆的,很侠气的,她不说话的时候很佳人的,一说话起来就很家人了。明睛一定,她就会帮你帮到底了,我去过她住的城市,那次时晴时雨,旧庐中两人对坐,食一碗米豆腐,光线黯淡,一片黑白,我端详她的侧面,竟有种溯回春秋战国之间的幻象,仿佛她是墨家丽人,而我是杨朱门徒的错觉,这种错觉我用了一个她更能接受的比喻道出,那一刻,似乎读到了她心性的一往直前,她既不会穷途而泣,也不会末路而哭,坚韧远甚于我。

 

     煦然曾经画过新仕女图,新高士图,其实也不新了。对于她来说,新从来不是目的,就像她对我说过她特别想画裸女一样,裸也不是目的。她真正想说的是她内心有波澜,不是死灰,不是她下笔老道的那些说辞,而是精神里最倔强的初心,这等初心,即使面目全非,即使残缺多刺,百废无用到其极,才会有庄子人物的跃然纸上,那种真正君子美人的状态因为逆向,所以长生,这根本不是秘诀,它住在煦然心里,并且开出过嘉禾,朱草等等,她是一朵清冽的向阳花。